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配资平台

「富士康股票」北上择时调仓 南下抱团新经济

南向基金的存在一直比北向基金弱,但2021年会不一样!

1月18日,南向资金净流入229.71亿港元,为港股通开通以来最高。港股通(上海)净流入94.53亿港元,港股通(深圳)净流入135.18亿港元。

北上择时调仓,南下抱团新经济

截至18日港股收盘,南向资本累计在交易,连续19天净流入达到1587亿港元,在交易连续11天每日净买入超过100亿港元。

北行资金方面,相对“冷清”,近期保持了小幅净流入。1月18日实际净买入16.37亿元,其中深交所买入23.02亿元,上交所卖出6.66亿元。

资本连续第11周流向北方,不仅仅是选股,还有时机。A股8日、11日稍作调整,1月12日北上低吸,大力集资,日净流入84.45亿元。

北上择时调仓,南下抱团新经济

个股方面,北行基金开始戒酒,五粮液(报价000858,诊断股)和贵州茅台(报价600519,诊断股)卖出金额最大,买入平安(报价601318,诊断股)和招商银行等金融股票,与内地机构昌都银行、金融、板块一致

你从南方买什么?

具体股票,南投更喜欢腾讯、中国移动、SMIC(报价688981,股票咨询)和长城汽车(报价601633,股票咨询)。上个月,腾讯收购了500多亿,中国移动收购了近400亿,SMIC收购了100多亿。

兴业证券(报价601377,诊断股)报道,就往南的偏好而言,该公司匆忙增持传统金融股票,并拥抱新经济。净流入最大的10家AH股票的股息收益率中值几乎高达7%,而估值相对较低的叠加在AH溢价,之上,使得港股在资产配置上具有独特优势。另一方面,腾讯控股在港股互联每天的活跃交易股票排名中位列前10,SMIC、美团、小米、虞舜上市频率更高,说明资本也更青睐港股中新经济的代表,尤其是港股中稀缺的核心资产。

CICC(报价601995)评论称,自2021年初以来,资金南向净流入已达1357亿港元,相当于2020年流入的20%。然而,今年迄今为止流入公司的1357亿港元资金非常集中,其中前五大公司(包括腾讯、中国移动、中海油、SMIC和美团)的总额为1000亿港元。

北上择时调仓,南下抱团新经济

CICC预计,长期结构性资金南向流入将保持强劲,未来3至5年,-,每年流入约2000至4000亿港元,这是由于中国家庭资产配置的多样化和基金联合发行的增加,以及香港市场新经济公司的持续增长,以增强其长期吸引力。

机构往南走

根据Wind的数据,目前有1700多名基金投资者投资港股,5名基金投资者今年迄今的回报率超过10%。

北上择时调仓,南下抱团新经济

国泰君安(报价601211,诊断)表示,基金,新发行的港股,是南航的重要资金来源。2021年1月15日,嘉实的港股优势杂交基金在发行首日售罄,基金投资港股标准比例不低于非现金基金资产的80%。但广发均衡优化A、中欧幸福生活A、富国均衡优化等基金,的业绩基准,都有针对港股走势的基准。基金,是港股市场,特别是基金,是新发行的港股市场,是南进的重要资金来源。

目前,基金港股公募投资规模已达2400亿元,远未达到6300亿元的上限。考虑:未来,港股将基本导向新经济

据上交所渠道消息,今日发行的E基金竞争优势企业认购资金已突破1500亿元,创下基金,公募史上新的认购纪录,不少客户仍在追加下单。此外,今年发行的18只“阳光基金”(1月4日和1月15日-发行E基金的竞争优势企业)均将港股纳入投资范围,港股股票不超过股票资产的50%。

机构:投资港股正逢其时

根据郭俊策略的研究报告,目前A股市场已经出现了出现蓝筹泡沫,在这种背景下,南向策略的重要性凸显出来。

该机构表示,香港沪港通的投资主线有三条:稀缺性、高质量和高性价比、逆境逆转。

稀缺性:由于港股国际化程度高,高科技公司定价符合国际标准,定价相对合理,对南向基金有吸引力。

高质量和高性价比:蓝筹控股集团效应在A股市场的扩散是资本南下的重要动力。控股集团品种的高估值使港股配置达到基准成本效益,而AH股的估值接近溢价

2015年6月高点。


  逆境反转:港股公司受事件性影响股价波动较大,市场预期传导到股价的效率更快,利空事件造成的股价调整更为明显,非公司内生因素造成的股价回落反倒带来逆境反转型投资机会。


  光大证券(行情601788,诊股)称,综合判断港股市场当前的基本面、资金面、情绪面,认为港股市场该三方面均处于积极状态,具备逐步走牛的坚实基础。综合考虑当前AH的估值水平、风险因素等,我们建议投资者重点关注港股的投资机会。


  平安证券称,“港股牛”第一阶段的价值股补涨预计仍将延续,且科技成长股的强势有望继续。该机构认为,2021年港股牛是指数级别的牛市,但仍可能呈现一定的结构性特征,有三类资产有望在这一轮港股牛市中领跑市场。


  一是全球范围的制造业龙头,有望在全球经济从疫情中恢复带来的盈利与估值的双重提升;


  二是新兴科技成长领域的“弄潮儿”,无论是互联网,还是新能源,都是未来成长空间极大的领域,势必将产生全球领先的领军企业,且未来中概股的回归也将给相关标的带来提振;


  三是传统领域赛道的“领跑”者,这里的“领跑”不仅仅是指规模与份额,更重要的是在传统领域中进行引领行业的革新,伴随着运营模式的升级,传统领域的领跑者有望迎来价值的重估。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goodmancom.com/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