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行情大盘

「神火股份股票」ST亚邦2020年净利预亏5.65亿元 董监高及实控人去年累计减持套现4115.88万元

K图 603188_0

1月29日,ST亚邦发布2020年度业绩预测,称公司预计去年净利润亏损约5.65亿元,亏损较去年同期增加3.66亿元;预计扣除非净利润后的损失约为5.7亿元,比去年同期高出3.58亿元。

ST亚邦表示,报告期内,公司业绩为前期亏损。一方面,自2018年4月起,根据政府部门的要求,公司的8家子公司和分支机构停止了安全和环保改进生产。截至本报告所述期间结束时,主要生产能力仍处于暂停状态。上述因素导致公司本期运营率严重不足,销售收入下降,停工费用和设备减值大幅增加,导致2020年业绩大幅下滑。另一方面,根据期末对商誉相关资产组的减值测试结果,估计商誉资产的减值损失约为1.28亿元。

《证券日报》记者就此事致电并致信ST亚邦,但截至发稿时,该公司并未回应。

全面恢复生产的时间仍不确定

「股市几点开盘」沈阳股票配资配资的风险投资者无须担忧这些方面的安全系数

据了解,由于2018年4月28日政府统一环保关停整改要求和2019年5月省市化工行业安全环保升级实施方案,圣亚邦旗下连云港化工园区8家子公司和分公司分别于2018年4月28日和2019年5月8日停产。

上述停产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总额占公司2018年合并报表营业收入的73.05%,触及《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9年4月修订)》第13.4.1条规定的“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预计三个月内无法恢复正常”的情况。公司向上交所提出申请后,公司的股票从2019年8月13日起被给予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的简称由“亚邦股份”变更为“圣亚邦”。

2020年12月15日,ST亚邦宣布,江苏麦嘉化工有限公司(简称“江苏麦嘉”)和连云港亚邦制酸有限公司(简称“亚邦制酸”)两家控股51%的子公司,因不符合江苏连云港化工园区未来产业链整合发展要求,被江苏连云港化工园区管委会列入退出计划。两家公司因政府撤资共获得3.05亿元的补偿费。

在复工进度方面,今年1月6日,圣亚邦收到灌南县化工安全环保提升领导小组下发的《关于同意江苏华尔化工有限公司复产的通知》,原则同意其子公司华尔化工复工。23日,公司下属的连云港分公司通过了县级复产审核,并进行公示,经政府有关部门批准后复产。

圣亚邦表示,公司正在按照复工通知的要求,加快华尔化工安全、环保、消防等方面的复工前准备工作,力争尽快实现投产;公司下属的亚邦供热有限公司将根据园区企业的蒸汽需求恢复生产。到目前为止,公司的主要产能仍在逐步恢复,公司将按照复工通知的要求积极履行复工审批手续。复工审批过程中存在不可控因素,全面复工具体时间仍存在不确定性。

根据财务数据,由于长期暂停主要生产能力和政府,的安全和环境保护整改,该公司近年来的表现受到很大影响。2018年及2019年应占净利润分别为1.62亿元及1.99亿元-

清辉智库首席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目前的环保压力和产业政策来看,圣亚邦等染料化工企业应该走多元化发展的道路,以避免单一生产基地停产带来的风险。”

高管们的低薪酬激怒了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上市公司连年亏损,但董和实际控制人减持的步伐一直在加快。

2020年7月,公司副总经理周多刚、张以庆分别以竞价交易,为重点减持公司股份94.5万股和19.8万股,减持金额分别为576.15万元和115.54万元;8月至11月,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徐旭东集中减持竞价交易,股份2413.8万元,减持公司股份413万股;9月至12月,公司董事兼总经理卢建平以竞价交易,为重点减持公司股份177.22万股,减持金额1010.32万元。综合来看,上述人员去年减持公司股份704.52万股,现金总额4115.88万元。

该公司的董事和实际控制人经常减持股份并套现

的背后,是股价的持续低迷。据同花顺区间统计,2020年度,ST亚邦股价累计跌幅达20.52%,区间最高价7.31元/股,与2015年的历史最高值46.70元/股相比,可谓一落千丈。今年1月15日,公司股价盘中跌至4.98元/股,创历史新低,更是引发了众多股民的热议。

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询问“公司管理层是否有措施维护股价在合理区间,公司管理层及大股东能否公开承诺在1~3年内锁定不减持以增强市场对公司价值的信心”时,ST亚邦则回应表示:“公司股价受宏观经济、行业状况、公司实际经营发展等各方因素影响,公司将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市值管理工作。”

而记者发现,今年以来,公司高管的减持动作仍在继续。1月26日,公司董事、总经理卢建平再度发布减持计划称,拟于今年2月24日至8月23日减持公司股份不超201.58万股。

对此现象,盘和林向记者表示:“在股价下跌之后低位减持,算是公司董监高及实控人的一种自救。公司已然成这样,谁都想从资本市场收回一些成本。这和公司停产、业绩亏损和股价下跌都有关系。”

谈及投资者该如何识别、规避此类风险时,盘和林告诉记者:“公司2018年既然已经停工了,问题在那时已经出现。投资人虽然要强调长期投资,但也要主动认错,选择更加稳健的投资,或者更加熟悉的企业。对于投资人来说,触及法律底线,比如环保、消防、贪污挪用、刑事案件等严重利空的上市公司,不宜有过度期待。”

在宋清辉看来,“及时止损、尽快远离”或是应对二级市场投资风险和此类问题的关键所在。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goodmancom.com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