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行情大盘

「星湖科技股票」金固股份之困:汽车后市场业务“赔钱赚吆喝” 频蹭热点难掩扣非净利下滑

K图 002488_0

回购股份,供应“国神车”,2020年亏损前业绩.近日,浙江金谷股份有限公司(002488。深交所,以下简称“金谷股份”)不断引发关注市场

1月29日,金谷股份发布2020年度业绩预测,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估计为1.319073亿元。不仅如此,最近还宣布斥资3063.74万元回购423.75万股,“股份回购计划已实施”。

除了股份回购引发的关注事件外,经常被质疑为市场热点的金谷股份于2020年12月中旬发布了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公告。有趣的是,当年9月底,金谷股份也发布了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公告,更值得注意的是,金谷股份也在同一个月收到了浙江证监局的警告信。

《中国经营报》之前记者致电金谷股份,其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股份回购主要是因为之前公司股价短期跌幅比较大,“为了维持股价而回购”。至于经常被质疑的热点,他表示不认同这种观点。“有相关业务不代表他在蹭热点,但公司确实有这个业务。”。

此前曾发出警告信

经过梳理,可以发现,2020年9月,浙江省证监局的一封警告信,使得金谷股份在关注市场广泛发行。

根据警示函中的信息,2020年3月11日,金谷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Tweilun网络科技(杭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Tweilun”)与松山弘毅科技签订了相关协议,Tweilun拟投资2000-3000万元增资或合并部分可转债投资松山弘毅科技。

上述协议规定,在双方同意签署意向协议后,如果双方未能签署正式的投资合作协议或投资资金未在45天内划转至目标公司,协议将自动解除,但金谷股份将在5月23日前不披露《投资意向协议》的后续进展情况。浙江证监局认为:“金谷股份未能及时披露重大事项进展情况。”

“随着汽车超人和新康众的不断发展,他们一定会成为汽车售后市场的领导者和领跑者,2020年将是公司售后市场业务爆发的一年。”2020年2月3日,金谷股份在深交所平台回答相关问题时如是说。

对此,警告函称:“金谷股份在回复中没有准确完整地解释上述事项,也没有给出足够的风险警告。”

“上述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2、3、32条的规定.”根据警告信中的信息,孙凤峰和倪永华对上述行为负有主要责任,并已通过发出警告信采取了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录在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中。

而且,浙江证监局在警示函中指出,金谷股份仍存在未经公司董事会决定而开立募集资金专用账户、内部控制缺陷等问题。

经过梳理,可以发现金谷股份对关注信等并不陌生。2020年3月以来,频繁收到关注函、监理函等信件。

2020年3月11日,深交所向金谷发出监管函,要求金谷说明与松山弘毅科技的合作情况。20天后的3月31日,金谷再次收到监管函,要求说明与特斯拉等的合作情况。5月14日,金谷收到深交所年报的询证函,9月底收到深圳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关注的来信。

有趣的是,在上述监管函和关注函中,深交所提醒金谷“诚实守信,规范经营,认真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而金谷在2020年9月16日的警示函公告中表示,将“提高规范经营意识,坚决遵循信息披露要求”

据相关资料显示,金谷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最大的钢轮制造商之一。近年来,大力发展汽车后市场业务。公司总部位于浙江省阜阳市。天空调查显示,成立于1996年,法定代表人是孙峰峰。

金谷股份的最新动作,和很多流行概念挂钩,就是介入充电站和充电项目。例如,2020年11月底,与小菊充电签署合作协议,就新能源汽车充电站的建设和运营进行布局合作。毫无疑问,上述板块是新能源汽车领域的热门话题。

2020年9月23日早些时候,金谷股份发布的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显示,从9月21日至23日,收盘价连续三个交易交易日上涨的偏差值累计超过20%,“根据深证交易所,的相关规定,属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

在关注,金谷股份有限公司核实的相关情况中,关注以外最多的是其在新能源充电领域的参与。“特威伦网络正在与合作伙伴谈判合资企业,双方计划成立一家合资公司

”,其中特维轮网络持有合资公司50%的股权。

  “合资公司成立后将参与新组建一家合伙企业并担任其执行事务合伙人,合伙企业将主要从事充电场站和充电项目的投资及建设运营等相关业务。”金固股份方面同时提示称,“本次对外投资事项目前尚处于筹划阶段,具有不确定性。”

  尽管金固股份方面声称“具有不确定性”,但外界对于其频蹭热点的行为早已“司空见惯”,甚至有声音称其为“碰瓷式回复”“碰瓷式收监管函”,梳理可发现,监管层早已对此进行了关注。

  如2019年10月28日,深交所对金固股份下发关注函,对其与嘉楠耘智签订协议,运用区块链技术实现汽车维修配件及维修保养记录的追本溯源等进行了关注,要求金固股份对此作出相应说明。

  除了此前的区块链概念外,特斯拉概念热度当前也居高不下,而金固股份也因频频与此挂钩,而引发市场关注。

  “多次称‘通过蒂森克虏伯的关系正在积极联系对接特斯拉,向其推荐新一代钢轮产品’以及‘汽车超人也在和特斯拉中国积极联系,探讨为特斯拉体系提供售后服务的可能性’。”深交所在2020年3月31日的监管函中认为,金固股份“未在回复中准确、完整地对上述事项进行说明,未进行充分的风险提示”。

  “公司正通过蒂森克虏伯的关系向特斯拉推荐新型超轻量化钢制车轮。目前还未有进展,若有进展,公司会及时公告。”而到了2020年7月8日,金固股份方面仍然如此回复投资者提问。

  不仅如此,被质疑频蹭热点的金固股份,其有所投资的热门概念合资公司,成立不到一年就发生关门现象。

  相关信息显示,金固股份曾与杭州贝斯特气体联合成立特维轮氢能科技(杭州)有限公司,于2019年6月14日成立。但天眼查显示,在杭州市富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20年7月8日的核准中,该公司已处于注销状态。

  颇有意思的是,金固股份于2020年3月份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仍然表示“看好新能源汽车未来的发展机遇”。

  扣非净利下滑

  尽管紧跟市场热点,近年来发力汽车后市场业务的金固股份,其业绩表现却“难言乐观”。

  1月29日,金固股份对外发布业绩预告称,其2020年归母净利润亏损13190.73万元,上年同期为2309.71万元,但值得注意的是,其发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称,在该期间内预计实现净利7000万-9000万。

  对于2020年业绩亏损原因,金固股份给出了受新冠疫情影响、原材料价格上涨等七大理由,如在原材料价格上涨部分,其分析称,“2020年第四季度,公司主要原材料钢材的价格迅速上涨(初步测算,与前三季度相比上涨了约13.45%),使公司钢制车轮的成本上升,利润下降”。

  尽管如此,数据显示,2016~2019年,金固股份的扣非净利润连续为负,分别为-1.6亿元、-0.33亿元、-1.41亿元、-0.70亿元,不过其2019年扣非净利润同比增长50.27%,而其扣非净利润连续为负的情况,也受到深交所关注。

  “2016~2019年度,汽车后市场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负,主要受公司汽车后市场业务板块发展投入所致,公司的汽车后市场业务板块含‘汽车后市场O2O平台建设项目’,以及公司的汽车金融项目。”在对2019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中,金固股份方面如此表示。

  相关信息显示,自2015年起,金固股份开始战略转型,逐步从汽车零部件制造业务为主转型到汽车零部件制造业务与汽车后市场业务并重的格局,并与阿里巴巴、江苏康众汽配等进行合作,旗下有“汽车超人”等品牌。

  记者近日实地走访位于上海浦东三林镇的汽车超人(杨南路店)发现,硕大的店面里,只有一名工作人员猫着腰在修车架下维修,其对记者表示,临近春节,该店仅剩下他一人留守。而附近某品牌连锁店人士对此表示:“汽车超人人流量少,做得不成熟,其也与我们合作,但只限行车记录仪等产品的合作。”

  而数据也显示,金固股份汽车后市场业务营收近年来持续下滑,2017~2019年,分别为11.05亿元、9.56亿元、0.72亿元,2019年该项业务营收更是大幅下滑,在对金固股份2019年年报的问询函中,深交所也要求其说明剔除掉供应链相关业务剥离因素外,汽车后市场业务2019年收入,较之2018年的变动情况及变动原因。

  在对2019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中,金固股份披露的“汽车后市场扣非后归母净利润”显示,在2016~2019年期间,分别为-18122.11万元、-14209.3万元、-23573.34万元及-14492.37万元,连续多年为负,而对于该项业务是否存在“赔钱赚吆喝”现象的疑问,金固股份方面并未进行回复。

  “公司汽车后市场剔除供应链后,其营业收入2019年较之2018年下降2394.23万元,主要受公司汽车后市场业务板块中的汽车金融项目营业收入下降所致。”金固股份方面认为,“‘汽车后市场O2O平台建设项目’中的门店业务收入则增长2961.47万元。”

  对此,有市场人士认为,汽车后市场业务虽然发展空间巨大,近年来,车企、互联网巨头等频频加码,但受制于行业集中度不高、效率低下等特征,汽车后市场业务发展仍处于初期阶段,面临获客成本高企等困境,相关企业获利仍需要相当长时间。

  对于上述问题,记者此前致函金固股份相关负责人,但是截至发稿,未获得其回复。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goodmancom.com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