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配资平台

「超级电容概念」对话深圳前首富!如何从打工人到身价900亿?投资平安暴赚600亿!林立:最大家底在实业

「超级电容概念」对话深圳前首富!如何从打工人到身价900亿?投资平安暴赚600亿!林立:最大家底在实业

来源:经纪中国

采访:《证券时报》执行副总编周一(右)

嘉宾:华林证券董事长李琳

这位神秘而低调的资本大亨无疑是华林证券真正的控制者和董事长的主要印象。

华林证券于2019年1月成功登陆A股上市后,曾被外界称为“家族券商”,是中国唯一一家实际持股64%的券商。这背后有很多不寻常的现象:高管变动,很多特殊时期的亲戚都去了华林担任要职。上市一年后,华林证券因违规被采取行政监管措施.

家族企业,夫妻店.外界的质疑层出不穷。华林证券和林力有什么样的神秘光环?华林证券高管频繁更换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被个人高度控制的券商如何拿到IPO门票?在证券业的红海下,华林证券作为一家资本实力较弱的中小券商,未来将如何突围?

同时,被誉为深圳前首富的林力,因投资深圳发展银行、中国平安银行、伟众银行、深圳创投、无锡银行等而闻名于世。但事实是,金融只是林力财富的冰山一角,林力在内地仍有广泛的产业,包括新能源、生物制药、有色金属等众多实体产业。

近日,周一,《证券时报》执行副总编、《证券时报》总编辑、机构中心主任唐勇与华林证券董事长李琳进行了独家专访,深入解读李琳繁荣的历史和华林证券背后的故事。

面对高管的变化,质疑“夫妻店”

长期以来,由于高级管理层的变动,华林证券一直受到市场的欢迎。此前职业经理人团队的变动不仅给华林证券留下了深刻的印记,甚至一度在市场上称华林证券为“小君安”、“小国鑫”、“小平安”。

李琳对华林证券的“小君安”、“小国鑫”、“小平安”时代记忆深刻,曾与《证券时报》和《证券经纪人》的中国记者一一梳理过:“小君安”时代,即2002年收购华林证券后,国泰君安证券副总裁带队。”但是几年后,出现的生意亏损了,最后他们选择了离开。"

国君团队离开后,华林证券进入了“小国鑫”时代。2006年,李琳与国信证券前总裁讨论,恰逢他离开国信证券,加盟华西证券。他希望立业集团收购华西证券的部分股权,实现华西证券和华林证券的合并,他本人担任总裁。“但最终收购华西证券的股权被四川SASAC拒绝,华林证券留下了他从国鑫带来的一些团队。"

李琳表示,华林证券并不像外界所说的那样经常变化。从2002年到2014年的12年间只有三次变化。“每次有特殊原因,我都不用改。”李琳坦言,几波职业经理人被迫轮岗后,他从来不敢轻易找人。由于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能够获得监管部门批准的高管人选,他于2014年前往前台,亲自担任华林证券董事长。

李琳出任董事长后,华林证券的业绩明显好转,但同时也安排妻子潘宁等亲属在华林证券担任重要职务,华林证券在内外被称为“夫妻店”或“家族券商”。

“平安核心团队离开后,我在华林证券几乎不认识任何人。当时,华林证券相当混乱。”为此,邀请在中国银行工作的妹子林担任人力资源总监,把握人事变动;同时,让妻子潘宁担任华林证券副总裁,专注金融。

“我的妻子潘宁是外资经纪公司华盈证券的首席财务官和首席风险官。她有行政人员的资格。据报道她是v星人

李琳说,家庭成员的任命是一个无奈的转变。那段时间只能用他们信任的亲戚,当时最有效的风险控制措施就是值得信任的人重点关注华林证券的人事和财务。“我不愿意把家人放在上市公司。我脾气也很差,被批评。”

根据华林证券的公告,2020年2月,潘宁辞去华林证券副总裁职务。“现在华林证券几乎没有亲戚朋友。和林分别以总裁和副总裁的身份回到了立业集团李琳说。

“2014年我出任董事长后,华林证券2015年至2020年共盈利约30亿元,净资产收益率连续几年处于行业领先水平。”据李琳介绍,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华林证券的净资产收益率与东方财富证券和中信建投证券并列上市券商前三名。

数据显示,2019年,华林证券实现收入10.11亿元,净利润4.42亿元,同比增长28.14%;

1月28日,华林证券发布了2020年业绩预测。随着国内证券市场持续回暖和交易活跃,预计2020年华林证券净利润将达到8亿元至8.3亿元,同比增长81%至88%。

(以上照片均由《证券时报》记者宋春雨拍摄)

华林上市门票背后

“我出生在银行。我对金融情有独钟,我也投资于深度发展与和平。我觉得拥有一家证券公司炒股会更方便。”林说,但买了证券后,他发现这样做适得其反,因为证券公司的董事长不能炒股,他不得不

把股票账户给注销了。

  林立回忆,收购华林证券之时,陷入亏损的江门证券(华林证券前身)只有5个营业网点、员工200多人,为了解决发展受限问题,华林证券注册地一路变迁,相继搬到珠海、深圳、北京,最终落户西藏拉萨。

  “每搬一个地方,华林证券营业网点就翻倍增长,目前华林证券拥有150余家分支机构。”搬迁除了实现网点翻倍增加外,另一个目的就是利用资本市场做大,这一点在林立亲自出任董事长后较为显著。2014年,林立走向前台担任华林证券董事长;2019年1月,华林证券成功登陆深交所。

  不过,华林证券上市后,外界对这家个人高度控股的券商,产生了包括如何获得IPO入场券、为何受监管处罚等诸多质疑。

  林立介绍,他2014年担任华林证券董事长后就开始谋划上市。到2016年,他已在董事长位置上履职三年,华林证券也达到了上市条件,于是在2016年9月递交了登陆A股的上市申请材料。

  报IPO申报稿件的时候,正好赶上国家政策鼓励券商上市,同期上市券商不在少数。“我们也是规规矩矩报材料,证监会按照法律法规一视同仁对待我们。”林立表示华林证券从IPO申报到过会都比较正常。“华林证券注册地迁至西藏,那都是在‘IPO绿色通道’之前,我们也是搬过去有好一段时间之后才知道西藏有所谓的‘IPO绿色通道’。”

  资料显示,华林证券2018年2月6日过会,2018年12月拿到上市批文,这期间隔了整整10个月。比市场上其他拟上市公司慢了很多,华林证券批文“姗姗来迟”也是外界狐疑所在。“拿批文的确慢了一些,但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林立表示,期间也曾辗转问过证监会有关部门,但均反馈都是在正常排期。

  林立表示,华林证券业务本身并没有出现过违规,至于2020年1月时被监管处罚,主要是因为该公司在上市初期,团队搭建尚未完成,未能全方位兼顾社会公关、媒体关系等方面的细节工作,在监管沟通及迎检方面曾经有不足之处,但近年来已逐步完善。

  林立对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表示,“我认为华林证券合规不足之处,主要是内部文字处理能力和外部监管沟通能力不强,所谓不合规不是做法不合规,而是文件处理不合规、监管沟通不到位,我们会进一步将公司内部合规性认知水平与监管要求达成高度统一。”

  林立举例称,监管列举华林违规第一条是“公司章程以及各项制度中均没有规定各内控部门的职责分工”,“现在每个企业员工都有严格的工作分工,华林证券内部怎么可能没有职责分工,类似问题其实就是文字处理上的违规,而负责迎检工作的员工又没有进行充分的解释沟通。”

  林立表示,经过2020年全年内部管理提升整顿,包括对所有规章制度进行全面梳理、把内部规章和外部法规相结合进行制度汇编,华林证券在最新一次的监管检查中已全部合规。

  

  

  

  未来主打互联网科技特色

  当下的中国证券业,从证券经纪业务到投资银行业务,从投资业务到研究咨询业务,每一项业务都进入了红海,从客户到资金都明显在向头部集中,而且越来越明显。

  与此同时,国际大行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加速,也纷纷在抢滩中国市场。作为为数不多的民营券商之一,华林证券何以在行业立足?如何做大做强,也是华林证券面临的迫切而严峻的问题。

  林立直言,华林证券将定位为互联网券商。“拥抱互联网,主打互联网。近期目标是,通过收购、与第三方平台合作等方式,大幅增加华林证券APP注册用户数。”

  林立介绍,目前华林证券APP注册用户为200余万。“短期目标是华林证券APP达到几千万用户。”林立表示,待APP注册用户基数达到一定程度后,将开启新的营销方式,主打互联网和贴心线上线下服务,积蓄属于华林证券的优势,持续获得投资者认可,进一步做大做强。

  至于如何达到上述目标,或者依靠什么渠道,林立称尚处于保密状态,让记者静待华林证券的公告。林立非常看好互联网展业,在采访中,他屡屡提及科技互联网思维值得认真学习,包括华为、腾讯和今日头条等企业值得研究学习。

  

  

  

  “首富”第一桶金:深发展原始股

  除了华林证券董事长这个身份,林立还有一个更响亮的外号——深圳前首富。

  早在2007年,林立就以140亿元的身价登上中国百富榜41位、深圳首富。随后,在福布斯富豪榜上,林立不仅连连上榜,而且身价也越来越高。林立何以一跃成为富豪的呢?他的第一桶金又是来自哪里?林立自己给出的答案是“投资和股票”。

  据林立自述,他是1963年出生于广东河源紫金县的客家人,父母祖辈都是从事医疗、教育、银行、财务等行业,他们及亲戚在1980年特区设立时来深圳发展了。

  林立毕业后在银行上班,后辗转来到深圳。1985年至1995年,林立在中国银行深圳上步支行担任会计科长,后续担任过滨河支行行长以及支行总稽核职务。

  正是因为在银行系统任职,让林立比别人有机会更早地接触到了新中国早期的股票市场,认识到了股票的价值,林立也成为“深圳老五股”的尝鲜者。

  “深圳老五股,其中深金田、万科、深原野跟深安达4只都是中国银行参与发行的,那时候我在中国银行担任会计科科长,当时会计核算都是我参与写的。”回忆起过往,林立一脸的兴奋。

  林立表示,他的“第一桶金”正是源于深发展的原始股。“我是深发展早期个人第一大股东,那时候的股票不叫股票,叫股权存单,还有利息。”林立介绍,从银行下班后,他经常晚上骑着摩托车去红荔路园岭路边摊买股票。

  林立表示,最初深发展股票高达300元/股,后续拆股折价,最终转成面额1元/股后发行,而“老五股”的股价当时均出现暴涨,最初他投资了几千元,最终从第一笔投资到退出斩获了两三百万的收益。

  从深发展原始股那里掘得了“第一桶金”后,1995年林立从银行果断辞职,创立了深圳立业集团,并转身投向了当时日益火热的房地产、饭店酒楼产业等。

  林立细数,他在振华路开发了航天立业华庭等楼盘,开设过金龙阁餐饮连锁等门店。“最多的时候开了5个酒楼,当时富华酒楼都是排队吃饭的。”

  房地产在深圳后续也成为投资回报较高的行业,但林立并没一直从事地产,因为他在卖完楼盘后,发现拿地越来越难。“另外,由于在深圳做房地产很多时候涉及旧城改造,就需要铁腕手段‘打打杀杀’,我一个银行会计出身的搞不过来,后面就没有做了。”

  

  

  

  真实家底在庞大的实业

  如果说股票和原始股让林立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地产、酒楼等让林立“第一桶金”获得了几倍的增长,那么投资平安则真正助推了林立身价暴涨,甚至可以说直接让他一跃登上了令人羡慕不已的富豪榜。

  林立称,10年银行从业经历和原始股投资的刺激,让他更懂得金融保险的未来价值,这不仅包括2002年收购华林证券前身江门证券,当然也包括了投资平安。

  与现在蓬勃发展的保险业相比,2001年至2003年正是平安保险最艰难时刻,由于当时推出大量高利率投连险,在资本市场持续低迷背景下,投连险账户亏损严重引发退保潮。

  2003年,平安当时第一大股东、持股16.09%的深圳市投资管理公司,在深圳市产权交易所以每股不低于5.93元价格挂牌出售8800万股平安股份,约占当时平安总股本的3.6%。

  “作为单一股东,深圳市投资管理公司不能持股太多,加上效益不好出现亏损,因此要卖股份,2002年就挂牌卖,第一次居然没有卖出去。”林立回忆,出于金融的敏锐嗅觉,他认为这是一个机会。

  “我当时卖了手里几乎所有产业,包括航天立业华庭住宅写字楼和机场附近的楼盘,加上工业的利润,累计5亿多大手笔投资了平安。”林立表示,“当时投资还引起了轰动,记得当时媒体报道标题是‘地产大鳄耗资5亿一口吞下平安8800万股权’,占平安总股本的3.6%,是中国平安当时民企第一大股东,也是十大股东之一。”

  正是这笔平安的投资,彻底改变了林立的命运。随着平安保险的上市,2007年41岁的林立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以140亿的身价成为深圳首富,位居中国富豪排行榜第41位。

  “平安投资了5亿多,最后大概市值有600多亿,减持了几百亿,现在大概还有一两百亿市值。”林立介绍说,外界知道他最早的多是因为他投资中国平安、华林证券、微众银行和无锡银行,但这些其实只是他真实产业的冰山一角。

  林立介绍,他从中国平安陆续斩获两三百亿收益后,正赶上不少地方国企经营困难时期,“那时很多国企只要1块钱就能买到”。林立从平安获得大笔资金后,北上内蒙、新疆,东进江苏南京,西到成都重庆,中部进军武汉长沙,投资范围极广,涉及电力设备、生物医药、新能源、和有色金属等领域。

  林立列举了立业集团部分全资子公司:南京立业电力变压器有限公司、四川立业电子有限公司、湖北立业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立业制药有限公司、广东精进能源有限公司、广西七星精进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香港精进七星有限公司、上海立业有色金属有限公司、深圳市立业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等。

  “立业集团旗下总共有30多家工厂,共聘请近3万员工,其中有2万多是工人。我们如果整合到一起,是有望进入世界500强企业的,”林立说。

  “很多人以为我是炒股票为主,实际上我的资金几乎都投入到了实业,中间仅短暂做过几年房地产而已。”林立表示,他投资实业也是以精准投资为主,做的实业也都获得了国家政策支持。

  对于实业与金融关系,林立坦言“原始积累要靠实业,资本保值增值则要靠投资”。林立认为从实业中赚1个亿很难,但若是获得1亿利润后投资到一个有潜力股权上,股权几年之后的升值可能远超实业工厂利润。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goodmancom.com/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