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行情大盘

「塔牌集团股票」铜价还能不能涨?解密紫金矿业1750亿市值暴增“铜牛”传导链

K图 02899_0

铜和金是伴生矿产,所以国内几家龙头企业都生产铜和金,但业务重点不同,收入构成差异明显。

紫金矿业虽然被卖家列为板块贵金属,但其铜冶炼和铜精矿收入仍超过300亿元,仅次于其金锭业务收入。

恰逢春节期间LME铜价飙升,铜和板块也支撑了紫金矿业的股价。不过,经过仔细调查,该公司的趋势崛起早在2020年疫情发酵期间就开始了。

2020年3月16日,CMX黄金期货触底,LME铜期货2020年3月19日触底。随后紫金矿业股价也跟着上涨,2021年交易首日一路上涨至2547亿元,涨幅1750亿元。而这只是故事的开始。

卓越的业绩使紫金矿业成为A股132家纯彩业公司的绝对赢家,也是有色金属行业ETF最大的重仓股。

根据21世纪资本研究院的研究,随着近期以铜和原油为代表的国际定价商品的加速上涨,有色金属和化工行业二级市场的关注大幅上涨,紫金矿业等公司的股价也在不断上涨。一度甚至引发了关于周期性股票是否会成为控股群体新方向的讨论。

LME铜期货加速

在2010年和2019年,-铜市场价格普遍呈现出上升和下降的趋势。

受全球经济复苏、国内“4万亿”投资计划、欧美经济体“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和财政扩张手段的影响,铜价持续上涨,2011年达到峰值。

随后,受全球经济下滑、欧债危机和国内紧缩政策影响,出现,铜精矿供需产能过剩,震荡,铜价大幅下跌。

2017年,由于库存下降和经济复苏的影响,铜价反弹,但从2018年起,由于宏观经济低迷和消费疲软,铜价普遍出现在趋势,震荡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在全球范围内停工,特别是全球最大需求国中国停工的背景下,大宗商品需求方遭受巨大打击,包括铜在内的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

2020年3月19日,LME铜期货触及4371美元/吨的新低,与2016年4318美元/吨的低点相差一行。

此后,随着国内疫情的有效控制,工业生产逐渐回到正轨,商品见底,铜价企稳回升。

然而,铜价的波动不仅受供求关系的影响,还具有像黄金一样强大的金融属性。

前期总结的四大影响因素包括:一、根本性影响因素。从中长期来看,铜精矿供应与铜价呈负相关,下游铜消费量的增减与铜价整体呈正相关;二是宏观层面的影响因素。铜价在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下具有很强的金融属性,其生产和消费与宏观经济运行密切相关;三是资金的影响因素。很多时候,铜价与美元指数成负相关,利率、社会金融和M1/M2的变化被视为金融经营状况和货币流动性的观察指标,由此产生的需求和通胀预计会在不同阶段发生变化,往往会影响铜价的波动。第四,情感因素,当市场不确定事件发生时,会对市场情绪造成干扰,增加全球资产价格的波动,铜价也会受到影响。

最近出现铜价的加速反弹与其在金融的资产有关。

金川,现任CUHK期货首席经济学家,1993年加入该行业,拥有铜业和期货公司的双重工作背景。

它认为,在2020年,美联储的货币供应量将达到创纪录的水平,以应对疫情和大规模的国债到期付款。从历史上看,货币供应量的增长从来没有这么快,20世纪70年代是唯一一个接近这一水平的时期,由于美元的流动性,进一步引发了全球货币流动性的扩散。在低利率环境下,流动性过剩必然导致资产价格飙升、商品价格上涨,这是合理的。

全球流动性过剩的资金涌入资本市场,以及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前所未有的货币超调对美元的打击,成为近期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主要驱动力。

对比LME铜业交易数据可以看出,自2020年3月铜价触底以来,出现的持仓规模和交易活动大幅增加

2020年3月,当LME期货跌至每吨4,371美元的低点时,其单日头寸和成交量维持在280,000手和15,000手至20,000手。在今年2月的上涨过程中,其峰值位置增加到34.5万个地段,成交量同时扩大到近4万个地段。

此外,就国内商品而言,从2021年初至今,主导品种多为国际定价商品,这与2016年国内供给侧结构改革启动后的煤焦、钢铁等黑色产业链品种差异最大。

这说明本轮商品上涨的动力来自国外,也为判断上述铜价上涨的驱动因素提供了证据。

铜价还能涨吗?

铜价操作变数太多,能否继续上涨的问题解决的很重要

难,但是就现阶段来看,很少有人敢于看空、做空铜价。

  至少,与历次上涨行情来看,铜价上方仍然存在一定空间。

  近20年历史周期中,铜价一共出现4次50%幅度以上的上涨行情,分别为2003年-2006年、2007年-2008年、2009年-2011年以及2016年-2018年。

  譬如,天风期货就指出,目前铜价的涨幅和速率低于金融危机之后的上涨,与2003年的上涨初期的轨迹基本吻合,明显强于距离最近的2016年的上涨。

  回溯当时的市场、货币政策环境,该机构认为,2016年与2003年的上涨与当下不具有可比性,相对更有借鉴意义的是2009年的上涨。

  从主要因素看,2009年全球货币宽松、偏弱的美元,以及强劲的中国传统领域需求推升了铜价,而本轮虽然海外同样释放巨量流动性,但是中国方面对于流动性的态度始终偏谨慎,传统需求领域的弹性不如2009年时的情景。

  所以,本轮涨幅可能小于2009年的那一轮,但是上方仍有可观空间。

  此外,与2016年的上涨相比,本轮主要大宗商品的反弹多数起步于2020年3月,与疫情发展趋势关联性较强。加上驱动力来自于全球范围内的经济企稳和需求反弹,其上涨力度有望超越2016年行情。

  根据21世纪资本研究院了解,引发本轮铜等国际定价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以及各国密集经济政策发布的核心逻辑,仍然在于世界范围内疫情的发展和控制情况。

  对比国外疫情新增病例走势可以看出,海外疫情拐点较大预期落后国内6—9个月。2020上半年,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海外因停工,部分订单转移至国内市场,叠加复工晚于往年带来的补库存需求,下半年开始国内自主定价大宗商品明显反弹,最为直接的体现就是黑色系商品的上涨。

  2021年1月,海外疫情拐点出现,到2月新增病例数继续走低,拐点进一步得到验证。于是,海外市场开始经历国内市场2020年4月以来,制造业开始恢复的走势。

  需求端的好转叠加海外超额流动性的支撑,刺激铜、原油等国际定价的原材料价格加速反弹,并成为商品市场的领涨品种。

  考虑到全球经济仍然处于缓慢复苏的进程当中,各国经济刺激政策延续性较好,都将从需求端为铜带来支撑,短期内铜价的上升趋势难以扭转。

  不确定因素则来自于货币端。

  既然引发本轮商品反弹的主驱动力是流动性泛滥,其结束的标志也将以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的退出为节点,如美联储在保持低利率环境下的退QE,届时市场的大规模回落难以避免。

  紫金矿业1750亿市值增量密码

  2020年3月19日,有色行业的“一哥”是山东黄金,彼时公司总市值为822亿元,紫金矿业总市值为783亿元。

  2021年2月24日,山东黄金市值为955亿元,紫金矿业总市值则升至3181亿元。

  两家公司市值变化的背后,自然有其对应的产业逻辑。

  两家公司主营都涉及黄金业务,这在2020年3月至8月国际金价飙升,并创下2089.2美元/盎司历史新高的背景下,成为了拉升公司业绩及股价的核心驱动力。

  但是,自2020年8月10日,CMX金新高过后开始连续调整,至今已重归1800美元/盎司以下水平。

  同年8月7日,山东黄金见顶,股价从高点的33.9元回落至今的22.79元。

  反观紫金矿业,同期则从6.64元上涨到12.98元,并成为有色板块唯一一家市值超过3000亿元的公司。

  背后逻辑在于,紫金矿业除了加工金业务外,还涉及铜、锌等金属,而自2020年8月金价熄火后,铜、锌价格接力上涨,前者每吨从6400美元涨至9617美元,后者从2382美元升至2952.5美元。

  显然,铜的涨幅更为可观,这也成为了支撑紫金矿业“后半程”股价上涨的核心驱动力。

  比较两家公司收入构成,紫金矿业也更容易享受到铜价上涨带来业绩提升可能。

  以2019年为例,山东黄金总营收为626亿元,收入全部来自外购合质金(矿金)、黄金和小金条。

  同期,紫金矿业总营收1361亿元,其中加工金收入808亿元,另有冶炼铜收入209亿元、铜精矿收入94亿元,其他还有部分锌类产品收入。

  对比其他收入以铜产品为主的上市公司而言,紫金矿业在本轮有色板块上涨行情中也未落后,整体处于行业第一梯队。

  21世纪资本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2月1日至24日,申万基本金属平均涨幅靠前的品种依次为铅锌(17.68%)、铜(16.44%)、铝(15.91%)。

  对应的板块领涨个股,为西部矿业(38.68%)、江西铜业(50.16%)、鑫铂股份(61.02%),而同期紫金矿业涨幅也达到了36.46%,明显高于黄金板块个股,涨幅反而与上述基本金属行业龙头相差不多。

  二级市场如此看好的基础上,在于未来相对确定的盈利增长预期。

  紫金矿业曾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给出一组数据,2019年公司矿山产金单位销售成本为172.69元/克,冶炼加工金单位销售成本为308.61元/克,矿山产铜精矿单位销售成本为18333元/吨,冶炼产铜单位销售成本为40356元/吨。

  而经历2020年的上涨后,目前沪金、沪铜期货中无限接近于现货的2103合约,结算价已分别升至375.7元/克和69640元/吨。

  “铜矿为王”

  纳入申万铜行业的A股上市公司合计15家。

  其中,江西铜业、铜陵有色、云南铜业三家,无论是二级市场表现,还是主要经营数据规模,均位居行业前列。

  对比历史数据可以看出,该行业盈利能力一般,利润率处于各个主要周期行业中的较低水平。

  以2009年至2011年的上涨周期为例,LME铜价从3000美元一线涨破10000美元。在铜价创出绝对历史新高的背景下,江西铜业阴极铜毛利率不过从2008年的5.6%,小幅提升至2009年的7.66%和2010年的7.37%,此后随着铜价回落,毛利率一度回落至不足2%,近三年维持在4.5%至4.7%期间。

  这是其行业现状及盈利模式所决定的。

  中国是世界铜冶炼大国,同时也是全球铜矿砂及其精矿主要的进口国之一。自2018年起,中国铜精矿产量逐年增加,2020年中国铜精矿产量达167.32万吨,同期国内进口铜矿砂及其精矿进口数量则达到2178.7万吨。

  上述背景下,中游铜冶炼企业以赚取冶炼费用为主,议价能力远远弱于上游矿山,长期只能赚取微薄的冶炼加工费用。

  即业内采用的TC/RC费用,前者为粗炼费用,后者为精炼费用。近期铜价上调,上游精矿供给减少,国内冶炼产能供过于求,TC/RC费用持续走低。

  根据行业数据,截至2月19日当周,其追踪的铜精矿周度TC费用为38.5美元/干吨,环比下降4%,同比下降47%。而在2016年,该费用曾一度突破每吨100美元。

  而在2020年年底,包括上述行业龙头在内的12家铜企,将2021年一季度的TC/RC费用定为每吨53美元和每磅5.3美分。在铜精矿供给减少,铜价上涨的背景下,冶炼费用将大概率维持低位运行,而这将对大部分铜企产生负面效应。

  这意味着,具备一定上游铜精矿资源,自给率相对较高的铜企则更可能享受到本轮铜价上涨的红利。

  相比之下,国内铜企在这方面不占优势。世界级超级铜矿(铜金属资源及储量在2000万吨以上)仅有26 座,必和必拓等巨头掌握大量头部资源,国内企业入选的矿山仅有紫金矿业的卡莫阿(Kamoa) 铜矿和中铝的西藏多龙矿区。

  仅就上述铜行业上市公司而言,自给率较高的上市铜企为江西铜业,云南铜业、铜陵有色次之。

  反馈到二级市场走势上,也呈现出上述“铜矿为王”的定价逻辑。

  根据21世纪资本研究院梳理,无论是从2020年3月算起,还是短期股价表现,紫金矿业、江西铜业的涨幅要明显高于云南铜业和铜陵有色。

  至于其他规模较小,并缺少上游铜矿资源的铜企,自身业绩提升难度较大,甚至在TC/RC费用走低的背景下,盈利能力反而会有所下滑。

  在不考虑二级市场扰动因素的条件下,铜价上涨周期的主要受益者,也将以自给率较高的行业龙头为主,全行业普涨的兴奋情绪最终也将以个股分化告终。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goodmancom.com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