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行情大盘

「牡丹江证券股票开户」长安基金徐小勇:三大主线投资科技 看好科技服务领域

「牡丹江证券股票开户」长安基金徐小勇:三大主线投资科技 看好科技服务领域

嘉宾介绍:徐,中国人民大学工商管理硕士。曾任职于中国建设银行总行信托投资公司、中国信达信托投资公司、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银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员、华泰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基金,权益部主管经理等。现任长安基金,基金副总经理兼投资总监,长安玉龙、长安鱼台、长安新英、长安王新经理。其管理的长安玉龙在2019年东方财富榜中荣获“最受欢迎股权基金"”。

从工业革命到PC时代,再到今天的互联网时代,人类历史始终伴随着科技的发展。如何投资中国科技公司?中国公司在科技方面有哪些独特的竞争优势?作为一名擅长科技投资的基金经理人,他如何看待金融股票和周期性股票?近日,长安总经理许做客《财富大咖秀》,与大家分享他的精彩观点。

许肖勇说,科技股每个阶段都不一样,每十年技术领域也不一样,因为科技股的特点是有阶段性的。在科技行业,第一是物联网的人工智能,第二是新能源,第三是创新医学。

许认为,股票是价值型股票,很难获得超额回报。同时,金融股票可能代表市场本身,所以金融股票超越市场不是最佳选择。

1.长安基金徐肖勇:看好三条主线的技术轨道

主持人:你对科技轨道的策略是什么?

许肖勇:我的印象是,这个市场是一个周期运动。假设五年为一个周期,四年成长股占优势,这四年成长股最重要的作用是科技股。

只是说科技股每个阶段都不一样,技术的领域每十年都不一样,因为科技股的特点是有阶段性的。

大家可能从小就知道,人类历史上的科技革命或者工业革命基本上都是围绕着信息、通讯、能源、生命科学等等,主要是这几个方面。例如,如果你回忆一下,牛股份在通信领域的发展也是如此,工业革命从电报和电话开始,随后进入计算机阶段。当时的电脑是商用电脑,80年代末以前还是商用电脑的天下,比如小型机、中型机、大型机等。而IBM就是在那个时候诞生的。

然后是个人电脑时代,随着个人电脑时代的发展,戴尔和微软都成长起来了。然后是互联网。随着3G和4G网络的铺设,智能手机进入了互联网时代。

互联网时代的第一个领导者是苹果,然后还有其他类别的应用。显然,这种技术背景与通信或信息技术密切相关。所以人们在谈论科技股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信息技术的TMT,是科技股,但其实是核心。

还有范围更广的科技股,叫泛科技股。后两条线中的一条被认为是泛技术,比如能源。其实在某些阶段,能源也是有科技含量的,人类的进步也是从动物动力和燃烧动力到化石能源,再到二次能源,也就是电,电本身的发展到核能。

现阶段,我们已经成为可再生能源、光伏、风力发电和新能源在电动汽车中的应用。在这个阶段,这些东西也可以算是科技股,有科技含量。这是我们二线的一个思路。能源其实是我们人类科技革命和工业革命最重要的领域。

第三个是生命科学或者说是创新医学和创新设备,这是我们一直在探索的。研究最神奇的生物之一,延年益寿,健康生活,也是一个不变的主题。我们能进入工业化阶段的最早时间可能是从抗生素开始,然后是化学品,然后是生物技术,这在国外市场还是很流行的一段时间。近十年可能会重点关注基因,基因测序,基因治疗,以及相关的细胞治疗,这些都比较复杂,需要我们去学习分析判断。为什么我们看好这三条线?我认为符合社会发展、产业发展、科技发展的特点。

2.长安基金徐肖勇:投资“科技服务商”符合中国的优势

主持人:我们说的是一个科技范围很广的投资领域。

许:在选择和中国公司的科技股时,我们有这样的理解。这种认识也是多年来形成的,就是我把股票分为三类:一类是技术带头人,一类是技术用户,一类是技术服务提供者。

医疗投资的相当一部分可能是在技术服务提供者的角色,这符合中国的竞争优势。这就是人们常说的CXO、CRO、CMO,就是为创新药物、创新器械提供服务。这项服务既包括临床和实验服务,也包括各方面的服务,包括产品和服务,符合中国的优势。

首先是对工程师来说熟悉的加成。中国的工程师年产量还是很大的,在世界上是很领先的。

其次,中国人很擅长,包括西方很多人做生物科学研究。中国人习惯于脚踏实地地做事,这也是我们民族的一个特点。他们愿意走下去,静下心来。

第三,我们的效率很高。中国的社会运营效率和公司的运营效率在世界各地都很高。能够及时交付、高质量完成并赢得客户的信任仍然非常重要。

这些因素是我们能够在创新药物和创新设备服务领域继续获得竞争优势的最重要原因。另外就是创新医学本身,难度稍微大一点,包括基因,基因治疗,基因编辑,细胞治疗,这是非常先进的技术。

许肖勇:刚才我给大家报道的三个方向,符合时代的旋律,也符合现阶段科技股的特点。第一是物联网的人工智能,第二是新能源,第三是创新医学。

在创新药物方面,我们中长期非常乐观。目前市场调整,相关股票不再上涨,有的回撤幅度稍大,有的回撤幅度稍小,给大家一个说法

个时间来静下心来重新筛选,重新优化,这对我们投资是有利的。

  向后看物联网这方面,落脚点落在人工智能。如果小范围去看科技,TMT也是最重要的一块。人工智能方面,中国的公司具有引领性,有自己的优势。科技引领方面,既有主题特征,他可能还有一定的实物特征,这个还是有区别的,在人工智能这条线上。

  物联网人工智能在各个行业的应用,都是很重要的领域。比如说智能驾驶就是个应用,还有装备制造类的,智能准备,智能家居。它的应用就来自于什么?网络,除了5G网络之后,物联网高速增长,越来越成熟。硬件方面,芯片的功能不断强大和价格的不断下降。

  主持人:一些朋友关心芯片半导体是否与您说的科技有关呢?

  徐小勇:有关。芯片半导体是物联网人工智能的一个硬件基础,科技方面发展都是网络和硬件催生软件,催生应用。互联网当初就是3G、4G网络,智能手机成熟后才有了软件,有了应用,才逐步发展起来,我们希望物联网人工智能也是这么发展的。

  芯片这方面,我们也是很喜欢的,因为我们是适度均衡的一个投资策略,我们不可能买很多的芯片股,我们会选择其中我们认为最好的,未来成长空间最大的,在高速成长期的。

  3、长安基金徐小勇:较少涉足强周期行业

  主持人:对于有色或者一些顺周期的板块,您是怎么看的?

  徐小勇:一个就是金融股,包括银行。

  最近这两年多,我是没有投资金融股的。2012年以来,我们只有2014年一年投资了金融股,其他时间都没有投资。因为我们认为金融股属于价值股,它很难获得超额收益。A股市场受金融股影响巨大,你要想超越市场,买了金融股就比较难了,因为金融股本身相当长的时间他就是市场本身,所以你想超越市场你最好金融股少一点,这是第一。

  其次,金融行业同质化很严重,银行有一些差异,有两三个银行走出自己的特色了,多数还是同质化,同质化就意味着安全性不够,起涨起跌不够安全。

  第三它是受宏观影响巨大的,受政策影响非常的大。我们在14年投资金融股,是因为那个时候是金融创新,当时首先就是券商加杠杆。不光是券商加杠杆,是全社会加杠杆,这是一个金融创新潮,这个时候我们参与金融股是有它合理性的,重大的利好,行业方向全面利好。

  但是从2015年以来这个形式就有巨大变化,2015年以来全社会是去杠杆了,没有人敢提金融创新了。在这个情况下,在金融股获得长时间大幅的超额收益挺难的,但是在阶段性会有比较好的表现。

  周期分两类,一类是强周期的。一类是偏制造类的。强周期的我们参与的很少,原因就是虽然商品价格上涨,有人说持续时间会比较长,但是我们对这东西不是很有把握,尤其是纯价格因素的,我们就更没有信心了。因为我们很难判断价格会怎么演绎,成长特征稍微差一些,所以我们参与的少。

  关于商品价格怎么表现,我自己都没有把握,我总觉得这次和06到07年或者说09年到10年那段时间是没法比的,那个时候一方面是全球经济强劲的增长,然后是中国4万亿带来一次强劲的增长,这次只是说基于疫情的一个复苏,复苏肯定的确是在持续的,但我觉得没有像上一次那么厉害。

  然后就是供给,经过上一波中国加入全球化之后,上游供给实际上是非常巨大的,现在之所以供给出现结构性的短缺,可能还是因为疫情。随着时间推移,这种情况也可能会有缓解。

(东方财富研究中心)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goodmancom.com/

热门文章